FESCO员工社区

返回列表 12345678» / 12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我在 丙察察 摔的十跤 [复制链接]

1#
点击关闭鉴定图章
--------------------我曾经是个天使,真的!在降临人间时,上帝慈祥地对我说:“去吧,孩子,你是个为摔跤而生的男人”

回来好几个月了,终于收了心,回复到原来的生活,稍有闲暇的时候难免会想起在路上的情景,一时间思绪飞扬…………


名词解释:

丙察察——据说是最短的一条进藏线路,从云南的丙中洛到西藏的察隅,全程约300公里,中途有一小村叫“察瓦龙”,所以该线简称“丙察察线”。几年前这里还不通车,所以并没有这条线路,可能是2011年吧,刚修通了一条乡间公路,以艰险难走著称,公认与阿里大北线、新藏线、墨脱、川藏北线(317线)齐名的艰难线路。
最后编辑︻1▆▇◤ 最后编辑于 2013-12-07 08:12:11
本主题由 管理员 乐菲 于 2013/12/18 10:39:04 执行 鉴定主题 操作
转发
TOP
2#


准备工作

在2012年的夏天我就开始了准备工作,顶着酷暑去试冬天的冲锋衣裤和厚衣服,几次试衣服时都因为出汗太多而粘在身上。十一的时候出去玩住酒店,我把一身防水的冲锋衣裤和鞋子穿好,在浴室里开大水冲了十几分钟(上帝饶恕我浪费了不少水,阿门!),看着水珠顺着衣裤滑下,我暗自庆幸买防水系数一万以上的衣服算是对了。秋天起,我开始每天走路5公里去上班,主要是为了锻炼身体为转山做准备,当然也有很多时候意志不坚定,半道跳上路过的公交车偷偷坐上两站的情况。

在最冷的那一个月里,我每天都盼着大风降温好测试我的衣服,大风真的来时,我全副武装穿上所有的衣服骑上电动车跑了大约十几公里,发现两个问题,一个是下身的裤子太薄,十分钟就被风吹透了,两腿被冻得冰凉;另一个问题发现手套太薄了,手被冻僵,这个挺要命的,如果长途骑车手被冻僵的话,操作不灵活会很危险。于是赶紧又买了更厚的手套,又找了一个能把腿全包上的的大护膝。

摩托车是个大问题,在刚有骑摩托走滇藏的想法时就开始物色摩托车,本来想随便买个老藏民骑的那种红色的普通摩托就行,应该很便宜。况且网上所有人都豪气冲天的嚷:"只有去不了的人、没有去不了的车"。可到后来了解得多了才发觉不是那么回事,因为高原空气稀薄,最高的地方含氧量可能只有内地的40%,摩托车要保持动力就会发热得很厉害,我以前遇到过这样的问题,发动机过热后反倒会丧失一部分动力,这就要求发动机排量尽量大些,车会更有劲。看了一个家伙发的帖子说两年前去西藏骑了一辆CG125,肉得很,毫无乐趣可言。于是端正了态度上网认真的选车,从各种论坛和攻略里搜集的信息都指向了同一辆车,重庆银钢的一款150排量的车,最开始我还纳闷,150比125没大多少呀?怎么那么多人推崇这款车呢?后来了解的多了才知道这款车是专门为旅行设计的车,名字都叫"银钢山地王————摩旅版"貌似很皮实也很有劲,而且很多人都骑着它去过西藏,好像也没有什么负面的报道。听听、听听,多么高、大、上的名字,山地王,在山地都能称王,平地就更了不得了。就是它了!

后来经过我一个多月的风霜雪雨的实地测试,这车除了高原动力不足、平地最快时速90迈、刹车不太灵、大灯昏暗、侧支子过于短小、四档老挂不上、空挡不好找、排气管里不知什么东西哗哗响、反光镜抖得看不清后面、表头进水、喇叭有时响有时不响、下雨转向灯失灵、高速震得浑身上下屁股麻、工具包侧盖使出吃奶的劲也打不开以外还真没给我添过别的麻烦,真是部好车!

我是个对人对车都有着某种情结的人,二手货绝对不行地干活,我前女友是什么人我不方便跟你们说了,可车子来部新的总可以吧?我这要求不过分吧?我就经过了千辛万苦跟银钢昆明的经销商联系好了这辆车(此处省略10万字和好几十块钱电话费)。本来想四月份走的,没想到天不遂人愿,七七八八的事情让我一直拖到了七月初才成行,原来准备的棉袄棉库全没用上,倒也算轻装了。不管之前怎么不顺畅,那也得感谢昆明经销商把这辆车给我留了三个多月。
TOP
3#


出来的那天,中雨没完没了的下,东西多呀,该带的不该带的我全带上了,帐篷睡袋防潮垫、秋裤内裤冲锋裤,工具相机打气筒、袜子手套眼镜布………………

背后一个大包,左手帐篷睡袋,右手工具衣服,等到了火车站,手都尼玛快勒断了,汗水流得比雨水还多,我不禁问自己,九九八十一难还没开始你就这个德行了,你到底行不行?于是内心大声的鼓励自己要坚持,坚持就是胜利,一定要坚持着把这些重物提到火车上,这是对自己的考验,一定不要靠别人。正好旁边有一个小红帽嚷嚷着揽活,我果断给了他10块钱让他帮我把东西拎到火车上。

上了火车,对面是个长得像李玟的女孩,那身材、那长相、那大长腿。算了,不跟你们说了,自己想去,馋死你们!

后来在长沙上来一个驴友打扮的大姐,我在身上翻了半天才鼓足勇气跟大姐搭讪:大姐、你掉了一分钱!

聊了一会得知易姐要去丽江汇合网上约的汽车队进藏,我们约好我去追赶她,有机会一起走。(一路上我跟易姐一直短信联系互通路况信息、互相鼓励,巧合的是还阴差阳错前后脚走了丙察察,到拉萨还特意约了吃饭,这都是后话)

下了火车,按照银钢昆明经销商给的地址找到了他们店所在的小区,那个小区真大呀,我顶着小雨走会儿歇会儿、走会儿歇会儿,走了有半个多小时才穿过小区找到他们店,手又快被勒断了。好在人家态度挺好,赶紧给我装车,中午还带我回他们宿舍请我吃了顿川式工作餐。


我新买的车和摩托车店的人合影

下午车子装好后我又纠结了,上不上牌呢?

问了他们,这地方不能上临时号牌,我刚开始想带上发票不上牌子开裸车走算了。可又怕路上被查,而且这两年西藏又流行人肉烧烤,据说没有牌子不给加油的,怕藏民拿去烤肉,那样我的行程就全毁了,我总不能徒步推行318吧?那岂不是傻上加傻?万一引起另一波摩托车徒步推行318的热潮西藏公路局非让我做代言人可怎么办呀?

说实话我想了整整一晚上,上了牌子就意味着我两年以后要到昆明来验车,半路上也不能随随便便卖掉了。但是不上牌子风险我又承受不了,计划了好久的旅行不能因为车牌子给毁了吧?一咬牙、上!

一天后我就有了一辆昆明牌子的摩托车,因为这块牌子我在路上费了不少口舌,尤其在四、五千米的山口摩托车聚集的时候我就得忍着高反一遍一遍的跟人说:我是个骑着云南车到西藏来转悠的北京人;对不起,我不是你老乡;对不起、我不去昆明我去北京;对不起、请说普通话,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早上我推着车出了旅馆,绑好各种背包挎包旅行包,拉风门热车三分钟,打开手机导航软件,戴好头盔跨上车,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路是自己选的,再大困难也要挺住,这一路只能靠自己了,准备好了吗?AV8D来呲垢、抗木昂卑鄙,动次大次、动次大次、动次大次、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跟着导航上路才发现不对劲,它老把我往高速上引,赶紧靠边停车,又换了个导航软件,选了个“少走高速“的选项,在市里绕了快一个小时,那个导航又把我带到了通往高速的高架桥上,虽然我选了少走高速,可导航软件里没有不走高速的选项呀,没办法我只有关了导航想办法下了高架桥,一边看路牌一边问出租车司机终于上了去大理的国道,心情愉快的走了十几公里,来到一个收费站,我心想国道也有收费站吗?以前我咋不知道涅?怀着虚怀若谷求贤若渴不耻下问的心情我问收费员我这个车也要交费吗?那个胖娘们儿说烧油的都要缴费,我问那要多少钱呢?答曰四元。我高兴地交了四元钱,为自己又为国家公路建设出了一把力而万分欣喜,同时也为自己的旅途担心,这它妈得交多少钱才能回北京呀?我带的钱够吗?过了收费站看到远处一个旅行打扮的摩友冲我招手,我知道遇上同路的了,过去一聊才知道这哥们也是去西藏的,他说他要去什么察察?我当时没记清楚,我说我要走滇藏线到拉萨再从新藏出然后回北京,他说大理之前我们同路,可以一起走,又说:我带你上高速。我和我的小伙伴立刻都惊呆了,这车也能上高速?我刚才在国道上还交了四块钱呢,我可是奉公守法的好市民,我知道出了北京就不让上高速了,不能上就是不能上,从来也没想过要上高速。他听我说刚才交了四块钱,也惊呆了,说国道可以不交钱的,闯过来就行了。我的好心情立刻没有了,仿佛一万头草泥马从那个收费员的胖脸上呼啸而过,早知道那四块钱我捐给郭美美呀,也许还能剩点给红十字会呢。

他介绍说自己网名叫:跳舞的手指。我又惊呆了,什么?跳舞的手纸?你丫怎么那么脏呀?后来瞬间反应过来,应该是手指吧?他说:你叫我手指就行。我总觉得别扭,为了避免误会一路上有话就直接说,后来得知他是个老师,就一直叫他老师,没怎么叫过手指。
最后编辑︻1▆▇◤ 最后编辑于 2013-12-03 22:39:11
TOP
4#



离高速收费口越近我就越紧张,收了油门跟在一辆大卡车右后面溜着走,大卡车停在地磅上称重我们也跟了上去,估计卡车司机得为我俩的重量买单了,过完称杆子一抬,我俩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之势冲了过去,我那小心脏蹦蹦的乱跳,也不敢看收费员,过了关加油撒了欢的跑,怕被收费员的骂声追上。

大部分时间都是80迈的速度跑,新买的车,用这个速度跑已经是很心疼了。一路无话,很快就到了楚雄,手指要下高速去一个什么摩托车接待站,我也跟着下呗,怀着忐忑的心情跟着大车很顺利的下了收费站,找了半天才找到那个接待站,老板姓老名周,全名老周,长得像老年三毛,健谈,说得我一愣一愣的,就是一个大侃爷。我在他的鼓动下把机油换了,虽然只有二百多公里,可我也知道原厂机油尽快换掉为好,换好油、老周激情万丈地保证:这个油,你跑到拉萨再换都没问题!

因为之前手指曾告诉他我很多年没骑过车了,于是老周也口口声声管我叫“菜鸟”,这没关系,我菜我承认,可我再菜也知道磨合期得勤换油吧?我又不是不傻!也不看看我骑的是什么车,山地王!看看、看看、山地王,这么专业的车骑手还能差得了?后来又骑了四百公里我就再次换了油。

我在老周那儿又买了一顶全盔,之前的那个是厂家送的半盔,不安全,送给老周了。又拿了几个小配件,火花塞、链卡子什么的。

讲良心话,老周还是挺热情的,瑕不掩瑜,在他的建议下我买了一双雨鞋,这在后来的路上帮了我大忙,也幸亏老周骑车带着我跑了好远去买,在此发自内心的感谢一哈,发自内心的啊!之前的文字老周看不见、看不见呀看不见!(估计此等粗人也不会来咱们论坛哈,瞧、我又说了老周一句坏话)

老周骑车带着我们到了高速入口,互道珍重、握手告别。



中间是老周右边是同行的车友“手指”

老办法上了高速,一路飞奔至大理。在高速上就觉得车底下什么地方哗哗响,尤其是给大油门的时候,下了高速车速降下来听得更清楚了,好像是链子什么的在响,也没规律,有时响有时不响的,手指说是发动机小链响,我心头的草泥马又在蠢蠢欲动了,新车吔!

手指联系了大理的摩托车接待站,人家特意跑来接,入住了接待站对面的小客栈。之前我也是不知道还有这种接待站的,要是我自己走可能就随便乱住了。

手指一直鼓动我跟他去走丙察察,说是沿着怒江峡谷走的一条线,风景绝好,走的人极少,只是路有点不好走,我是个不爱做功课的人,也没准备云南地图,手里的西藏地图只有右下角带点云南省,我掏出来一看,我操、这察隅和丙中洛中间白花花一片,哪尼玛有路呀?

通过手指几次说过的要轻装,我就判断出这条路肯定不是一条好走的路,可受了没人走和美景的诱惑,我还是决定跟他去走这条线,反正走哪儿都是奔拉萨,滇藏线留着以后再走就是了。于是把用不上的帐篷和防潮垫等没用的东西寄回家了。

第二天早起发现头盔放在接待站后门忘了拿,丢了!顿时一万头草泥马从小偷家祖坟上呼啸而过。

怀着沮丧的心情又买了一顶头盔,付款的时候才发现,出门时带了一万二,现在短短三天,两千没了,只剩下整的一万了,当然这里边办车牌花了八百多。

接待站的修车小伙给我查了一下,貌似是排气管里什么东西松动了,一给油就哗哗的响,把排气筒拆下来又拍又磕,那个东西也没见出来,除了锯管子没有别的办法了,你们说,要是你们的车你们锯不锯?反正我不忍心锯。好在不是发动机等重要部件出问题,于是之后的好几千公里我一直忍着恶心听着这个不规律的哗哗声走回来了。

白天在大理城里转了转,下午又骑车去转湖,景色没得说,大理给我的印象非常好,不光是景色绝美,关键是人的心态也好,不管是商户还是路人,都心态平和与世无争的样子,没有大城市的浮躁。也许我在这里碰巧都遇到了好人,接待站的大姐、客栈的小妹、客厅里弹着吉他的小伙子、路人甲和路人乙………………

在大理我总算知道了手指的网名是怎么来的,这厮吉他弹得好,我很羡慕,要是我家大人也有点音乐细胞就好了,从小好好培养培养,也许我也能玩点乐器什么的,可惜我小时候听得最多的音乐就是把尿时的嘘嘘声。

夜里下雨了,因为是住的床位,六人间,里屋又住了几个女生,女生们回来的都很晚,估计找艳遇去了(不对呀?!要是有艳遇应该不回来的呀?)反正是进进出出洗漱说话悉悉索索开灯关灯各种的不淡定,本来我就失眠,你们这样香水香皂洗发露的刺激我还尼玛怎么睡呀?房东的小狗也趁机跑进来,一会儿啃我的脚一会儿扯我的被子,把它扔出去一次结果趁人开门又溜进来了,反正这一晚是半梦半醒相当难受。早上醒来发现那只小狗用所有人的袜子和掉在地上的衣服给自己在床下做了一个窝,我找出我的袜子穿上,开始收拾东西。
最后编辑︻1▆▇◤ 最后编辑于 2013-12-03 22:43:12
TOP
5#





我俩一前一后跑着,能走高速的就不走国道,中途还下高速去吃了个饭,然后从下去的地方原路返回高速,完全拿收费员和保安不当人看,保安木呆呆看着我们下去又上来,估计自己也一时没想明白这条高速到底是谁家开的。

在吃饭的小卖部碰到三个家伙在喝酒,没菜、就那么喝,你一杯我一杯,十几分钟就喝了一瓶白酒,后来有一个不喝了,说等会儿还要开车出去呢,我勒个去,彪悍的人生呀,我要是不走的话也跟他们喝点。



我今天要到福贡

下了高速开始沿着怒江走,去福贡。刚拐过一个弯,斜刺里一条大黑狗突然低吼着窜了出来,眼看就要咬到我左腿了,我下意识地把腿缩起来,右手猛加油门,那条大狗又追了十几二十米,才悻悻而归,把我吓得顺着头盔哗哗流汗,腿都软了。这谁家的狗呀?这么没素质?我他妈招你惹你了?你家大人呢?我操你祖宗的,没见过有钱人呀?没见过帅哥呀?没见过领导呀?追着老子咬!

后来到了丙中洛又被狗追过一次,不过那次手指走前边,我听见狗叫了,提前有准备,事先抬着脚骑过去的,到跟前一脚揣狗脖子上了,让你丫咬我,可算报了仇了。



怒江自古江宽浪急架桥不易,吊桥和溜索就是最佳选择




在信用社门口排队的怒族们,不知道是要存钱还是要取钱




远处的山峰上有个大洞,所谓“石月亮”
最后编辑︻1▆▇◤ 最后编辑于 2013-12-03 22:52:46
TOP
6#



第二天一早见有卖油桶的,10升的才30块,便宜,买一个绑上,又换了机油,继续往丙中洛走。

在贡山,这是最后的补给点,进县城采购了不少吃的,我老毛病又犯了,进超市控制不住,手欠拿了一大堆东西,关键是我连保温杯都没有还拿了一大包咖啡,拿什么喝呀?后来这包咖啡被我带回北京又喝了一个多月才消灭掉。之后去加油,我俩把油箱和带的备用油桶都加满了。一抬头,加油女孩的笑容差点把我融化,要是在20年前我肯定把包一放,去你妈的,我不走了,我后半辈子就跟这女孩耗着了………………




远处就是丙中洛了


想着加油站女孩纯净的笑脸,不知不觉就到了丙中洛收费站,我们按事先商量好的计策想逆行通过收费站,这样可以省掉门票100块,(这个收费很不合理,不管你是去丙中洛还是路过,反正从这过就得买门票,网上攻略讲逆行有可能逃票)没想到逆行方向不但装上了栏杆还站了一个老头,老头很粗壮,一把抓住了手指的车把任我们怎么说就是不松手,这时另一个瘦老头从屋里出来堵在了右边入口的位置。我因为在后边听不太清他们在说什么,貌似手指跟他理论说要看看政府规定,正好这个规定在栏杆那头,老头松手让他去看,结果这小子加油一溜烟跑了,只剩我在呼啸的山风中凌乱。仅仅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我反应过来加油想从顺行的入口闯过来,因为手指跑了,那个胖老头又堵住了逆行的缺口,而且从目测上右边的老头身体消瘦,看样子更好欺负,可右边的瘦老头临危不惧,见我高速冲来不躲不闪伸出两手要抓我车把,我当时一冲动,脑海中唰唰唰闪现出黄继光董存瑞、邱少云、刘胡兰、韦小宝、西门大官人---------一时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跟你拼了!我、我、我、我一脚急刹车就定在了老头面前。

我说我要去察隅,老头嚷着说要报警,我说不去丙中洛,老头嚷着说要报警,我说我走国道你们凭什么收钱,老头嚷着说要报警,我说我要看政府规定,老头嚷着说要报警。估计有了上次手指的教训他俩再不会让人去栏杆那边看什么政府规定了。

说实话、一百块钱对我们这种有钱人来说真不是什么大事,我们有钱人都是一摞一摞的花钱,我慢慢从兜里掏出一大摞钱来,我故意气气老头,撇着嘴抽出一张、嚣张的跟老头说:My dear大爷、麻烦您给我张票,谢谢、谢谢啊!

我跟你们说其实我们这种有钱人是不缺这一百块钱的,我们二十几个人吃一顿炒饼每次都还要花八十多呢,关键是丢人呀。幸亏我挂的是昆明牌子,老头们肯定以为我是昆明人呢,哈哈!早知道我就说日语了。




怒江第一湾


到丙中洛入住了德拉姆‘玛璜客栈,老板就叫玛璜,玛璜大哥很豪爽,一点都不像软体动物,聊到激动处整个人索性蹲在椅子上。还请我们喝普洱,上等的好茶。也许是民族习惯、也许是山高皇帝远没人管,玛璜大哥娶了两个老婆,大老婆在西藏,在这开店的是二老婆,我们都叫二嫂子(我好羡慕哟,我觉得这种良好的民族习惯政府应该大力推广)。

晚饭时喝了两瓶啤酒,看对面的大姐喝一种梅子酒我也要了一瓶和手指分着喝了,回到客栈玛璜大哥又请喝酒,旁边桌也有人过来敬酒,慢慢晕了。我神经衰弱,尤其喝多了更是睡不着,夜里楼下的狗又狂叫着打架,貌似拉锯战,一会儿这边的狗把别家的狗追着跑远了,过一会对方又纠集了大部队卷土重来,反正一宿没消停过,好不容易天快亮了,狗终于不叫了,鸡又开始接班叫唤了,你妈的就没人管管吗?我的命好苦哟!
最后编辑︻1▆▇◤ 最后编辑于 2013-12-03 22:57:45
TOP
7#

臭总是个人才!
TOP
8#

哇塞,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大手笔,等照片
TOP
9#

本来在论坛最崇拜第一是砍柴,第二是杯具,目前排行得改一下了,第一是臭总。。。。
英雄一笑,为红颜!
TOP
10#

这是写了多长时间啊。。。。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